如何鼓勵學者闖科研無人區?總理:探索杰青基金作為國家風投

2019-09-04 13:29 來源: 南方都市報
【字體: 打印

9月2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工作座談會,并表示要在年內推動項目經費使用“包干制”改革試點落地,大幅提高“杰青”基金間接費特別是“人頭費”比例,探索建立青年科研人員自主合理使用經費承諾制,相關部門在管理上要開辟綠色通道。

值得注意的是,李克強強調,要探索把“杰青”基金當作國家“風投基金來使用,既促進創新,又寬容失敗,激勵更多科技人員特別是青年人才勇闖科研“無人區”,催生更多科技“奇果異香”。


“杰青”基金曾支持多位學者度過“困難期”

據悉,今年是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設立25周年。會前,李克強觀看了基金資助的天體物理、新材料、能源利用、醫療、生物等方面科研項目成果展示,充分肯定“杰青”基金在培養青年人才、推動科技創新上不可替代的作用。

座談會上,丁仲禮、薛其坤、周琪、嚴純華、王梅祥、丁奎嶺、盧柯、袁亞湘等8位基金資助獲得者代表發了言。

據悉,現行《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項目管理辦法》(下稱《辦法》)提出,“杰青”基金支持在基礎研究方面已取得突出成績的青年學者自主選擇研究方向開展創新研究,促進青年科學技術人才的成長,吸引海外人才,培養和造就一批進入世界科技前沿的優秀學術帶頭人。

此外,申請人應在當年1月1日未滿45周歲,并具有高級專業技術職務(職稱)或者具有博士學位等。

在“杰青”基金20多年的歷史中,多位受資助的科學家均肯定了基金對其研究、創新工作的支持與鼓勵作用。

“如果沒有‘杰青’,我有可能就放棄基礎科學研究了,特別是在高校從事研究的待遇還比較差的那個年代。”北京交通大學交通運輸學院教授高自友說。他在2002年成功申請“杰青”基金,幫助他開啟學術轉型之路,嘗試破解堵車難題。

對于清華大學副校長薛其坤來說,“杰青”基金是促成他回國的關鍵因素之一。

薛其坤碩士和博士期間,曾就讀于中科院物理所。上個世紀的物理所條件并不理想,“經常修儀器,所里實驗儀器經常不能工作”。他博士的前兩年,沒做出任何成果。后來,恰逢物理所開展中日聯合培養項目,薛其坤赴日完成了最后兩年的博士學業,并留在日本工作。

1996年,薛其坤在去俄羅斯參加學術會議時順路回國,參加了當時正在舉行的“杰青”基金答辯,沒想到竟順利通過。

“當時中國各方面發展都很快,急需大量人才,但國內科研條件很不理想,人才回來也要面臨很多問題。他們既要安家、要有穩定的生活,更要有基本的科研條件。杰出青年基金一方面能讓你有個基本的科研條件,你可以建立自己的實驗室;同時又是一個很大的榮譽,給你一個責任感,所以對人才還是很有吸引力的。”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

1997年,薛其坤獲得“杰青”基金40萬元資助。次年他在中科院物理所建立實驗室。2005年,他當選中科院院士。

從事納米材料研究的廈門大學教授鄭南峰也有著相似的經歷。他在2007年回國任教,資金卻成了最讓他頭疼的事情。2009年,他獲“杰青”基金200萬元資助,“如果沒有杰青基金的資助,我不可能有今天的成果”。

資料顯示,中國有300多個大學、科研院(所)的科學家得到過“杰青”基金的資助。其中,33%為中國科學院系統,51%為教育部系統,10%左右為其他部委。

“‘杰青’基金無論從發文數量還是從引用數量來看,都對資助科學家產生了顯著正向的激烈效應。”在去年舉行的青年基金獲得者交流會上,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朱旭峰教授曾如此評價“杰青”基金的作用。

年內推動項目經費使用“包干制”改革試點落地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了科研界的“包干制”改革:要充分尊重和信任科研人員,賦予創新團隊和領軍人才更大的人財物支配權和技術路線決策權。進一步提高基礎研究項目間接經費占比,開展項目經費使用“包干制”改革試點,不設科目比例限制,由科研團隊自主決定使用。

在此次座談會上李克強再次談到此事。他表示,科技創新突破需要廣大科研人員心無旁騖,腳踏實地奮斗。創新成果往往不是計劃出來的,政府要為科研人員自由探索營造寬松環境。

李克強表示,要持續深化科技領域“放管服”改革,進一步破除對科研人員的束縛,加快完善科研項目管理評價、收益分配等制度,年內推動項目經費使用“包干制”改革試點落地。

此外,李克強還在座談會上強調,“杰青”基金要打造改革“試驗田”,發揮示范作用,向青年人傾斜,讓更多更年輕的人受益,大幅提高“杰青”基金間接費特別是“人頭費”比例,探索建立青年科研人員自主合理使用經費承諾制,相關部門在管理上要開辟綠色通道。

科技部部長王志剛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將“包干制”解讀為,管理方式的轉變,更多強調責任——授權越多,責任越大。

中國的科研經費管理制度,長期困擾著國內科學家們,各界一直呼吁對此“松綁”。“杰青”基金相對靈活、自由的管理方式,曾幫助不少學者專心研究和自由探索。

薛其坤就曾表示,由于“杰青”基金屬于人才基金,和其它項目經費不沖突,同時對資金管理較少,可用于買儀器設備、支付交通通訊費、用于管理和學術交流活動等。只要財務不出問題,就不會受到基金委的干涉。

“對我個人而言,‘杰青’最大的作用就是給了我一個非常寬松的環境,讓我轉變研究方向成為可能,這無疑非常重要。”高自友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杰青”基金鼓勵原始創新和自由探索,讓他實現了研究方向的轉型。

“(‘杰青’基金)沒有一天到晚的各種檢查評估,每年提供一張A4紙大小的簡單進度報告,而且允許失敗,當然你必須弄清楚失敗的原因,為什么會失敗。”他說。

探索把“杰青”基金當作國家“風投基金”

2014年,“杰青”基金設立20周年時,李克強就曾同歷年“杰青”基金獲得者代表座談交流。他提出,要把更多資源用在“人”而不是“物”上,做到看準人、多支持、少干預。

在此次座談會上,李克強進一步提出,探索把“杰青”基金當作國家“風投基金”來使用,既促進創新,又寬容失敗,激勵更多科技人員特別是青年人才勇闖科研“無人區”,催生更多科技“奇果異香”。

近年來,提高科研寬容度的呼聲愈發增多。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沈志強就曾表示,加強科技創新,很重要的一點是要營造良好的環境,寬容對待科研項目中的一些失敗情況。

“我們的科研創新是具有探索性的、是未知的,需要成百上千上萬次的失敗”。他說。

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原所長王玉鵬也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單純增加經費無助于基礎研究取得重大突破和進展,基礎研究要從源頭上減少各種不必要的評比和考核指標,創造一個讓科研人員安心工作、專心科研的寬松環境。

科技日報的一篇文章指出,“杰青”基金資助出中國基礎研究領域一批非常優秀的人才,包括陳竺、白春禮、王恩哥等。李克強也在此次座談會上表示,“杰青”基金在提高我國基礎研究水平和源頭創新能力上要發揮更大作用。(宋承翰)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黃頔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